主页 > 星声星语 >
农业科技在深圳“开花结果”“造”海水稻护航国家生态粮仓
发布日期:2021-06-29 13:39   来源:未知   阅读:

  在农业GDP几乎为零的深圳进行农业科技突破,到底是怎样的一种曲高和寡?从中国农科院基因组

  身为科学家的杨记磙,对此深有感触。他每天不断在高楼林立的福田CBD与大鹏海边种植基地之间往返穿越。他曾经走过很多城市,但创业之地最终花落深圳。

  杨记磙有两个身份,一个是中国农业科学院教授、盐碱稻(海水稻)创新中心常务副主任。另一个是海水稻研发企业中农海稻(深圳)生物科技有限公司的创办者之一。所谓海水稻,并非海水灌溉的水稻,而是超耐盐碱水稻的形象化称呼,被认为是杂交稻之后水稻行业的“第二次革新”,不仅关乎国计民生,甚至纳入国家战略。

  他的生命,注定要与这座城市邂逅。“在深圳,只要你的企业发展有一点苗头,不需要你去找别人,他们就会主动找上门。而如果在其他一些城市,你可能需要去北京,去上海,或者来深圳,寻找资本。” 杨记磙这样对南都调研团解释。

  第一个对他伸出橄榄枝的金融机构是中国银行。面对“民以食为天”这道横贯人类文明史的命题,如何让农业科技初创企业走得更快更好,如何让更多科学家的硬核技术造福于民生,深圳金融业给出了自己的答案。

  “普惠金融赋能之道”深调研第3站,南都调研团来到中农海稻,探索在深圳这样一座几乎没有农业的城市,海水稻这个新物种是如何在金融赋能的助力下,“一畦春韭绿,十里稻花香“,令荒地再现“绿色的奇迹”?

  1986年,广东海洋大学研究员陈日胜在广东湛江海边发现了第一株野生海水稻。这株中国原生的、半野生的海水稻可不简单,它的耐盐能力高达12‰,而一般耐盐能力达3‰的就已算是很耐盐碱的水稻品种。

  相比于杂交稻,海水稻的意义也不遑多让:杂交稻使得稻谷产量跃升,而海水稻令水稻的种植范围大面积扩大,很多原来不能种水稻的盐碱地,都能够种植海水稻。海水稻也因此被袁隆平评为继杂交稻之后又一次重大革命性突破。

  然而,要实现大规模种植,并非易事,毕竟这个最原始的海水稻品种口感粗糙,产量低,一亩地的产量仅150公斤左右。

  发现野生海水稻后,陈日胜申请了原农业部植物新品种专利,定名为“海稻86”,并开始了持续30多年的研究。2016年,袁隆平院士团队与陈日胜合作,海水稻开始广为人知。

  彼时,中国人传承了数千年的“稻田梦”,在南海边陲的深圳,有了沃土。2018年,在中国农业科学院深圳农业基因组研究所主导下,中农海稻成立,杨记磙任董事局主席。

  对于科学家而言,时间是最美的发酵物。经过3年的钻研,香港码开奖现,海水稻项目初见成效。杨记磙说,“改良后的海水稻有超耐盐碱的能力,因为它源自半野生的海水稻,另外在抗病虫、抗贫瘠、抗倒伏的性能上都很不错。之前台风来袭,研究所深圳实验基地的很多水稻品种都倒掉了,但海水稻品种却屹立不倒。”

  产能的加持,让杨记磙愈发坚定这条荆棘与鲜花并存的道路。“在土壤盐分8‰以内的盐碱地,海水稻的平均产量能达到400~500公斤/亩;而在一般的稻田里,亩产量会更高,一般在500公斤以上,和普通水稻的产量基本持平。“ 他对这些数字脱口而出。

  科学家创业看起来很美,但是,科研成果要转化成商品,貌似只有一小步,但有时这一步就是万里之遥:不懂技术的创业者去做产业化,香港牛魔王一点红58彩58,很有可能把握不了技术的核心在哪里,也就难以寻觅到打动市场的最佳卖点;纯懂技术的人如果不懂产业化,也难以令酒香飘出曲折蜿蜒的巷子。

  如何让海水稻走出实验室和农业基地,成为真正意义上的商品?杨记磙将目光投向了特定人群的健康需求。他分析,中国大部分人口是以大米为主食,但购买大米时习惯以地域来划分。香港六合挂牌号码。逛商场时,看着五花八门的大米品牌和产地,是买辽宁的米,还是黑龙江的米,可能会令很多人踟蹰不已。随着消费者健康意识的提高,杨记磙预判以后会有越来越多的消费者根据稻米的功能来购买,功能性稻米由此成为他的团队的另一个攻克方向。

  他用他的“科学家语言”津津乐道地举例说,像高抗性淀粉米,在人体小肠内不能被淀粉酶酶解为糖,可在大肠中被肠道微生物发酵分解,可以直指糖尿病患者之痛。

  从水稻专家到市场猎手,并非每一位创业者都能游刃有余。南都调研团注意到,拥有多重身份的杨记磙有着先天的优势,他不仅是中国农业科学院深圳农业基因组研究所成立的盐碱稻(海水稻)创新中心的专家,还拥有丰富的农业科研成果转化的成功经验,可谓打通了技术和产业化的任督二脉。

  然而,杨记磙还未来得及为市场前景欣喜时,便发现资金问题成为横亘在面前的最大拦路虎。他说:“资金是个关键的挑战,毕竟农业科技类项目的周期较长,前端的孵化过程中如果业绩出不来,效益不能显现,就会直接导致融资贷款的困难。”

  据南都财研社调研团走访了解,不唯他们一家,农业类企业,尤其是农业科技类企业在前期大多会遇到资金的挑战:规模小,经济实力不够,就很难吸引到更多专业的人才来加盟,市场运营上也会成为短板。

  走出了这一步,就是阳光大道;走不出,任你再天才的研究成果都可能会夭折在萌芽里。但对于初创型企业来说,要解决资金问题并非易事。如果固定资产不多,即便是拥有数十个专利等名义资产,真正要抵押的时候也难以博得银行青睐。

  如何打通资金问题的“死穴”?正在杨记磙一筹莫展之际,中国银行率先而出,为他们提供了一笔信用贷款,成为了首家对中农海稻伸出援助之手的金融机构。杨记磙对此坦言:“雪中送炭莫过于此。”

  实际上,天上从来不会无故“掉馅饼”,这笔贷款也是中国银行慎重考虑之后的主动选择。中国银行福永桥和支行网点对公负责人蓝志东对南都调研团阐释:“当时主要是考虑到杨教授作为科研人员拥有较高的科研水平,同时他们的海水稻技术在国内和世界都处于领先地位,该行业也有着良好的发展前景。”

  “中农海稻属于轻资产公司,所以我们为客户定制了普惠金融方案,批复了1000万元的额度,客户现在已经提用了500万元。”蓝志东补充道。

  近年来,为强化普惠金融服务,中国银行打磨了“惠如愿”普惠金融专属品牌,并推出了”中银企E贷”、“中银科创贷”、“中银跟投贷”等解决科创企业金融需求的多元化产品及服务方案。

  笼罩在海水稻“国计民生”的光环之下,我们既要读懂科学家创业之难,也要透析金融赋能之效,更要洞察深圳创业生态蔚然成风之因。

  事实上,正是包括中国银行在内的金融机构以及深圳的大环境吸引了杨记磙将创业之地落在这座滨海之城。

  深圳的营商环境一直走在全国前列,在“小政府,大市场”的格局下,当地政府尽可能地给企业提供便利,而非贸然干涉。在多年的规划和发展下,深圳产业链完善,资源配套齐全,资本活跃,这也让这座南方城市中的“后起之秀”成为很多人的创业首选地之一。

  杨记磙这样解剖角色转换后的深圳创业心路:“只要你走出第一步,深圳丰富的产业资源和资本就能帮助你快速迈到第二步,甚至第三步。”

  在加快商业化步伐的同时,杨记磙也有着更高的愿景:“接下来将以海水稻国家生态粮仓项目为主题来推进工作,具体来说是有两个目标,一个是在10年内推广应用1亿亩,这样每年为国家增加500亿斤粮食,多养活1亿人口。”

  理想让杨记磙的双眼闪烁着光芒:“我国有大量未利用的盐碱地。而且,随着城镇化建设的推进,还会有大量的耕地被占用。要保证18亿亩耕地红线不被突破的话,形势会越来越严峻,所以我们的第二个目标是在10年内,为国家修复再造1000万亩的耕地。”

  这也是包括袁隆平院士在内众多农业研究者的梦想。而今,这个梦想正在深圳这座农业占比极低、但是科技实力备受赞誉、金融赋能民生的城市开出细小的花来,这朵梦想之花也将绽放大江南北。

  科学家带着优秀的技术基因走向市场,的确更容易受到市场的欢迎, 但是真正进入市场之后,能一路畅通无阻吗?

  他们明明拥有硬核技术,技术也具备高壁垒,但是进入市场后可能如普通创业者一样会遇到诸多的困难和掣肘:不懂金融,不善资本运作,却要面临高研发、高投入。另外,在实验室的科研成果,又要如何实现市场化转化?

  这种特殊群体的创业,金融机构尤其是银行信贷给他们的价值,不仅是雪中送炭,也是相互托举。

  科学家带着优秀的技术基因走向市场,的确更容易受到市场的欢迎, 但是真正进入市场之后,能一路畅通无阻吗?

  他们明明拥有硬核技术,技术也具备高壁垒,但是进入市场后可能如普通创业者一样会遇到诸多的困难和掣肘:不懂金融,不善资本运作,却要面临高研发、高投入。另外,在实验室的科研成果,又要如何实现市场化转化?

  这种特殊群体的创业,金融机构尤其是银行信贷给他们的价值,不仅是雪中送炭,也是相互托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