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财经资讯 >
亲历上海首家梦析门诊--现代“周公解梦”(图)
发布日期:2021-07-16 08:14   来源:未知   阅读:

  梦析门诊在上海出现后立即引起了媒体的广泛关注,也成了上海市民和专家讨论的热门话题之一。但有的媒体在热炒了一番“梦析”的新奇之处后,并未对门诊开设的背景和现状等作进一步关注。

  梦析门诊是如何开设的?谁能胜任现代“周公”?以“解梦”来治疗心理问题在中国是否可用于临床了?患者到底能否从中真正受益?日前,本报记者来到梦析门诊,亲身体验了一番现代“周公解梦”。

  上午9时,记者来到西郊绿地医院(即长宁区精神卫生中心)。一幢欧式的病房大楼呈现眼前。梦析门诊在门诊大楼3楼走道的尽头,隔壁则是一间普通的心理咨询室。

  记者被王医生领进门诊室。这间房间足有15平方米,宽敞干净。一幅蓝色屏风内是一片静谧的天地——淡黄色的格子窗帘,淡黄色的壁灯,淡黄色的沙发床可让人处于半躺状态。王医生告诉我,这样的姿势是人体最放松的姿态。

  按要求,记者躺到了沙发床上,王医生手拿记录本坐在记者身边。在柔和的灯光里,她轻声细语地与记者交谈起来。

  她先是像朋友似的和记者聊天,询问记者的年龄、职业、以及睡眠质量、家庭情况、人际交往等情况。待记者心情逐渐放松下来之后,王医生开始让记者进入梦析状态:“说说困扰你的梦境吧!”

  记者便将几天前做的一个梦告诉了她:“我从一个粉红色的面包车里下来,神童网。被人追赶,然后自己撞到柱子,胃里不舒服,醒来时口中有些泛酸。”(记者当天临睡前曾吃过一碗小汤圆)

  王医生先听完后,拿来一张纸,让我依次画出树、房子和人。记者即兴画出了这3样东西。

  接着她分析说:“粉红色的面包车说明你最近心情比较好,被人追赶说明现实中的人际关系需要注意调整。”

  对于我梦境中最后的描述,王医生很自信地下了结论:“你的胃可能不太好,建议你有空做一下检查。”她告诉记者,通过对有类似梦境患者的诊断发现,通常有这种表现的人胃部都有轻重不同的病症。

  王医生还说,由于对每位来访者都要进行比较深入的了解,她一天最多接待6位来访者,花在每个人身上的时间平均为一小时。她说“梦析”疗法不像其他治疗方法,它特别需要病人对医生的信任。完整地解析一个梦,一二次谈话是不够的,在国外强调要长程分析,只有医生成了病人的亲密朋友,病人才会毫不隐瞒地诉说梦境,并顺利回忆之前的经历。也只有这样才能达到满意的治疗效果。她说来访者中不少人都与她建立了长期联系。

  “并不是所有医院都能开设梦析门诊。”西郊绿地医院院长叶善龙介绍说,去年年底开设此门诊前,医院特地与上海市精神卫生中心和长宁区卫生局等部门作了沟通。长宁区卫生局有关负责人告诉记者,一般情况下,一个医院要开设特色门诊,必须上报卫生局进行医政审批。长宁区卫生局通过对西郊绿地医院职业范围和诊疗科目的认定,同意他们开设此门诊,并做了备案。

  叶院长告诉记者,在医院决定开设梦析门诊前,他亲自到浙江杭州的梦析门诊考察过3次。觉得上海在“梦析”这个领域还是空白,而这个领域是“有市场、有需求的”。他透露,目前每月进入该院寻求心理咨询的人有学生、白领、公务员等,其中80%的人存在睡眠障碍,他们普遍出现过因梦境不快而引发情绪问题(如焦虑、紧张、抑郁、恐惧)。叶院长认为,从这个角度说,梦析门诊的诞生是一种必然。“社会有需求,我们就有开设门诊的必要”。

  记者在亲历“梦析”疗法时曾询问过王医生:是否只要是医院的医生,都能来梦析门诊当医生?她的回答是否定的。她说,能担当这项工作的医生,首先必须持有市卫生局颁发的心理咨询业的上岗证书,其次要有丰富的精神卫生工作经验,再次要对这项工作十分热爱,善于与人沟通。

  梦析门诊主治医生张同延教授坦言,国内目前还没有关于“梦析”疗法专门的课程和教材,国家也没有相关的评定和考核。因此,他在西郊绿地医院做过几次有关“梦析”的讲座,并从中选拔了综合素质较好的3位医生陆续到浙江省立同德医院进行了半个月的临床进修。

  什么是梦析医生最重要的素质?记者问道。“是实践。”张同延教授不假思索地回答。在他看来,一个好的梦析医生除了上文中王医生所说的素质外,临床的实践经验非常重要。

  记者了解到,梦析门诊开设到现在,有个新的现象值得关注——来梦析门诊就诊的患者中出现一些做生意的私营业主,这些人群对梦的解析寄予了比较功利的期望。那么,是不是谁都能来梦析门诊就诊呢?

  心理学专家、资深企业培训师陈小亚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认为,私营业主也是普通人,也有不同的气质和性格,www.11550.com比如焦虑的人在经营中也会比较焦虑。他们也和平常人一样需要心理咨询和心理治疗。另一方面,经营毕竟有经营的规律,“在商言商”,有些问题和心理因素的关系不大,更没有科学证明,梦的解析和生意好坏之间有因果关系。

  叶善龙承认,医院目前对梦析门诊患者的划分还未细化,但医院正在创建研究课题小组,对就诊患者的分类和甄选制度将会尽快建立。

  按照张同延教授的观点,梦析医生的资质是靠在临床中不断积累的经验而形成的。

  上海首批获得国家心理咨询师资格证书的杨敏,针对这个问题提出了疑问:究竟应该先有梦析门诊,再不断完善梦析医生的资质?还是应该先培养有完备资质的梦析医生,再开设梦析门诊?她认为,如果医生是单靠对患者的“梦析”实践积累临床经验,显然不太妥当。

  叶善龙表示,“开设这个门诊是一种创新”,尽管目前还没有完备资质的梦析医生,但这样的探索还是必要的。他同时承认,门诊开设至今,是有一些来自精神卫生学、心理学专家持不同意见,就连西郊绿地医院内部的医生之间,在门诊开设初期也对此有所争议。

  “我觉得这是一种探索和发展,即使有失败的地方、有遭人非议的地方,这都属于学术上的争论,是很正常的事情。但是与其去过多地争论什么,倒不如积极地去做些实践。”叶善龙这样评价梦析门诊目前的处境。

  “梦是有象征性语言的,这不是一般人能够读懂的,需要长期从事梦分析的专业人士‘翻译’出来。”上海市心理学会副会长、复旦大学心理研究中心主任孙时进表示,“梦析”医生应有深厚的、长期的临床经验,并且与来访者要有比较深入的接触和交流,这样才能让来访者真正认识自己,从而达到治疗的作用。

  从心理学角度说,人不一定非常了解自己,或许要通过其他方式来了解自己,比如梦的分析,这是人们深刻认识自我的手段之一。孙时进认为,通过“梦析”了解自己,对自身的发展是有一定好处的。

  谈到上海“梦析”领域的大环境,孙时进坦言“还远未成熟”。叶善龙也回应说:医院准备在年内请全国心理学、精神卫生学领域的专家来沪联合讲学,结合医院梦析门诊的实践经验,探索一条比较系统、规范的“梦析”研究和实践体系,并希望通过中华医学会等权威部门的认证。

  孙时进这样评价梦析门诊,“梦析”的研究和发展,要走的路还很长。但“我希望看到这样的现象”,如果是本着科学的态度进行有益的探索,就是值得肯定的。